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從青春到古稀的同窗情

來源:發佈者:時間:2020-11-19

□樑柱

那天早上,打開手機,微信上老同學姚安多發來信息:“史菊芳於今晨6時不幸逝世。咱們又失去了一位好同學!”我感同身受,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

史菊芳是我們解州高中26班的同學,當年是我們班的團支部書記。她個子高挑,身材勻稱,面容白裏透紅,一頭烏髮,兩隻大眼睛炯炯有神,性格活潑開朗,平易近人。同學大都樂意與她接近、交往。

記得高一有一天,我們班前往原車盤公社南營大隊摘棉花,支援農民秋收。時令已是深秋,我穿着母親縫製的黑色中式小棉襖,正要系社員提供給我們的包袱時,史菊芳突然來到我面前,説是有些涼,要穿我的黑棉襖,讓我穿她的紅毛衣。我十分驚訝,轉念即想,她是城市女孩,自然對我的中式棉襖感到新鮮。我是農村娃,自小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穿過毛衣,於是很爽快地脱下我的黑棉襖遞給她,接過她的毛衣穿上,然後開始摘棉花。這一天勞動很愉快。我平生第一次穿上了連想也不曾想過的毛衣,過了一下癮,心裏感到異常興奮和幸福。我想,她也一定是。

第二年,我們一起讀報紙、寫板報、編演文藝小節目,還和七八個同學一起相約去北京,乘車到鋼城包頭、天府之國成都。一路舟車勞頓,生活很不規律,我不幸病倒了,渾身煎熬乏力,喉嚨疼痛。史菊芳和同學們給我打來飯和水,叮囑我吃好、多喝水。

畢業時除全班同學合影外,我們10餘個特別要好的同學還照了張合影,其中有史菊芳。

畢業後,我返鄉接受再教育,和許多同學失去了聯繫。1978年,我被分配到原運城縣人民廣播站上班。大概是1980年後,得知史菊芳在運城地區洗滌劑廠上班,我抽暇去拜訪敍舊,才續上中斷了十幾年的聯繫。那時候,我們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忙碌着,沒事也不多聯繫。直到1994年,解州中學高25班、26班的幾十位同學從各縣來到運城菊花酒樓聚會,不少同學都是分別20多年後第一次見面,分外親切。

1995年,我的兒子舉辦婚禮,史菊芳等同學前來捧場祝賀。1997年3月,一同學因病不幸逝世,菊芳和我等前去最後告別,回程拐到我家泓芝驛鎮東莊村小憩,吃了點麻花,喝了杯水。之後20餘年,我再沒有和菊芳謀過面,後來聽説她去北京照顧在那工作的女兒了。開始我們都沒有手機,待有了手機,卻不知號碼,便無緣相聚。

2018年3月,我和老同學呂應安閒聊,説:“咱們都老了,懷舊,很想見見過去的同學。你住在運城,可以把咱班的同學聯繫起來聚一聚。”

同年5月的一天,趙瞻國、趙宏元與我正在鹽湖黨校幫忙研究材料,忽然接到呂應安電話,讓我們立即前往河東中醫小兒推拿學校參加同學聚會。我很高興,問有誰,他説:“有史菊芳、姚安多、楊經業、趙勝利、王潔屏,現在就缺你和劉曉霞了!”我們抓緊把材料整理完,時間已過11點半。因都不熟悉路,12點半多了,我們才找到地方。久別重逢,分外親熱。大家一一握手,互相問好。儘管我們已年屆古稀,但談笑風生,神采奕奕,依然不乏生氣和活力。菊芳特別稱讚我精神好、心態好。我説:“20多年不得相見,老不中用了!”她説:“前些年還是經常聯繫的嘛!”我問她,還記不記得穿我的黑棉襖?“咋不記得!”説着她高興地笑了起來。我們邊吃邊聊,氣氛熱烈。當我説起兄弟班同學郭春香、馬丁生夫婦,欲聯繫而不知電話號碼時,菊芳説她家本子上記着號碼。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們匆匆相聚,又匆匆分別,各奔東西。分手前,我在手機上記錄了大家的電話號碼。沒多時,我撥通了史菊芳的電話,鈴響一陣後無人接聽。我想她可能手機不在身邊沒聽着。第二天第三天又打,依然如故。我心生疑慮,很是不安,向王潔萍、劉曉霞電話詢問,方得知菊芳不幸患病,到北京治療去了。

2019年3月的一天,我在火車站邂逅王玉山,他和史菊芳是初中同班同學。他説:“菊芳回來了,前些天我們幾個同學還去看過。”下午,我又多次撥了菊芳的電話,還是沒有打通。於是,我聯繫姚安多詢問情況。他告訴我,菊芳又去了北京。我説:“你消息靈通,待菊芳回來後來電相告,我得看看她。”同年6月的一天,我接到姚安多電話:“菊芳回來了,住運城第一醫院,咱們明天去看看。”我説:“好的!”約定次日早8點前去。

那天一早,我搭乘換了兩次公交車到了第一醫院,和姚安多、呂應安我們相隨上到14樓,見到病牀上的菊芳。她看見我們很是高興,靠着被子坐了起來。她剃了光頭,疾病折磨得臉瘦了,也不那麼紅潤了,然而精神狀態很好,和我們聊了很多,談了她的病情,叮囑我們保重。她説:“年屆70古來稀,應當知足了。積極治療,順其自然吧!”她大度不憂,令人欽佩。怕她體力不支,我們只能依依不捨地告辭。

沒想到這一見,便是永別……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