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問世
探究關漢卿出生地問題

來源:運城晚報發佈者:時間:2020-11-18

□關英才

近日,由臨猗縣三晉文化研究會組織,縣文化和旅遊局主持編著的《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一書集結問世。

這本書印證了關漢卿出生於臨猗縣關原頭村,是一本關於關漢卿出生地問題新發現、新發展、新觀點的書。

該書照登了關原頭村珍存的民國七年《關聖後裔世譜》中收錄的清道光年間《關聖後裔世譜》l至3頁。其中記載着關漢卿的曾祖父、祖父、父輩、兄弟和兒孫六世的繁衍和每個人的名字。這也是目前全國唯一有關關漢卿出生地的文字史料,是關漢卿出生於臨猗縣關原頭村雄辯的證據。

為了證實這一事實,《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揭開了關漢卿出生地“大都説”“燕人説”的神祕面紗。該書作者找出了“大都説”出典《錄鬼簿》、“燕人説”出典《析津志》中有關人物籍貫記載的種種錯誤,以及這兩本書把關漢卿的代表作《竇娥冤》漏掉、對“雜劇”隻字未提、將關漢卿列入《名宦》行列的明顯謬誤,並特意摘錄了《錄鬼簿》作者鍾嗣成《在編後話》中説的:書中資料皆出自友人陸仲良之手,本人“不知出處”“未知其詳”等文字。

同時,他們在研究關漢卿現存劇目時,進一步發現其中無一處是以大都為背景的。依據作家作品的產生離不開他所生活的環境和土壤的原則,認定關漢卿曾在當時戲劇活動中心大都待過較長時間屬實、説他出生在大都、是燕人等,證據不足。

該書澄清了關漢卿出生地“祁州説”的傳聞。“祁州説”的依據是《祁州志》中卷八《記事·雜説》的一則傳説:“(關)漢卿,元時祁(州)之伍仁村人也,高才博學,而艱於愚。因取《會真記》作《西廂》以寄憤,脱稿未完而死,棺中每作哭泣之聲。狀元董君章往吊,異之,乃撿遺稿,得《西廂記》十六出,曰‘所以哭者,為此爾,吾為子續之’。攜去,哭聲遂息。續後四出,以行於世。”《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的作者對此考證後認為,《西廂記》從無“關作董續”之説,而“王作關續”之説學術界亦早已否定。至於離世之人棺內哭泣更是荒誕無稽,作者從而認為,伍仁村現有關漢卿墓,只能説明關漢卿歸葬伍仁村。

該書還特地研究了關漢卿現存18部戲劇作品中的方言俗語。《竇娥冤》中,竇娥在對桃杌辯白時説:“誰知他兩個倒起了不良之心,冒認婆婆做了接腳。”古郇、關原頭村一帶,將阿伯與弟媳續婚稱為“接腳”。在《智斬魯齋郎》一劇中,魯齋郎要張珪明日將媳婦送到他宅裏去。張珪又害怕又着急,唱:“唬得我,似沒頭鵝,熱地上蚰蜒。”“蚰蜒”是蚯蚓的俗名,古郇、關原頭一帶羣眾的土話這樣叫它。在《三勘蝴蝶夢》中,官府將王氏三兄弟收監,獄吏向王母討要“好處費”。王母唱道:“怎奈一家一計,腸肚縈索;一上一下,話語熬煎。”“熬煎”兩個字,也是古郇、關原頭村“發愁”一詞的方言。在同一戲中,當包丞決定放過王大、王二,讓王三替葛彪償命時,王母又唱道:“若是我倆三番將他留戀,教人道後堯婆兩頭三面。”“後堯婆”的叫法,出自鹽湖區堯廟,後傳入古郇、關原頭村一帶。在《救風塵》中,當週舍知道上了趙盼兒的當,要騎騾子追趕趙盼兒時,店小二説:“騾子漏蹄。”“漏蹄”二字,也是古郇、關原頭村一帶圈子裏的土話。

《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的作者,查尋出關漢卿劇作中這些典型的古郇、關原頭村一帶的方言,為關漢卿出生於臨猗縣關原頭村作了最好的註解。

該書還延伸了關漢卿出生地“解州説”的鏈條。作者旁徵博引考證瞭解州古今隸屬區域的變化,得出結論:今運城鹽湖區解州鎮,在東漢時尚屬猗氏縣地,直到北周(公元557年至591年)才成為解縣縣治。1980年8月商務印書館出版發行的《新華詞典》第299頁載“關羽,河東解縣(今山西臨猗)人”,旁證瞭解州古時隸屬猗氏管轄的事實。加之臨猗縣關原頭村有清代世譜記載,這就將“解州説”延伸到了縣、村基層。

《從臨猗走出的戲劇大師關漢卿》一書的價值,在於其發現了關漢卿出生於臨猗縣關原頭村的文字史料,以科學嚴謹的態度,論證了這一事實,進一步釐清了關漢卿的出生地,為歷來爭議不斷的關漢卿出生地問題,提供了新的研究成果。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