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周邊>

青春,在天安門廣場飛揚 ——韓城籍官兵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閲兵式紀實

來源:韓城日報發佈者:時間:2019-10-31

編者按: 

沐浴着新時代的陽光,迎來了新中國成立70週年。10月1日上午,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閲兵式的號角響徹長空,裝點一新的北京長安街上,三軍列陣,鐵甲生輝。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首次國慶閲兵,這是共和國武裝力量改革重塑後的首次整體亮相。嘹亮的口令,莊嚴的軍禮,威武的正步,從將軍到士兵,行進在受閲區的官兵以整齊劃一的行動表達對黨的核心、軍隊統帥的衷心追隨。這次閲兵,展示出人民軍隊體制一新、結構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的新局面。一個個莊嚴神聖的閲兵方隊,走出了祖國的朝氣蓬勃,展示了國家的興旺發達。閲兵方隊中,有來自韓城籍的官兵。他們有的歷經軍隊洗禮,有的剛剛穿上軍裝,但他們有着共同的信仰,有着共同的目標,有着共同的夢想。經過層層選拔,經過嚴苛訓練,終於迎來神聖的一刻。

旗幟引領方向,旗幟凝聚力量。他們是家鄉的榜樣,家鄉的驕傲。本報選取四名參加國慶閲兵的韓城籍官兵,講述閲兵背後他們鮮為人知的故事和他們用不屈與毅力換取的榮光。用他們的故事激勵更多的韓城人,在平凡的崗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續前行,為韓城更加美好的明天,為祖國的繁榮昌盛而不懈努力! 

用汗水和毅力鑄成的榜樣

——記韓城籍閲兵上校張武寧

本報記者 楊菊俠

10月1日上午,備受矚目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中國軍人以其獨有的鋼鐵氣質,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閲。受閲方隊中,首次出現的領導指揮方隊,從60後到90後,從上尉到少將,以飽滿的精神昂首闊步,展示了鋼鐵長城的時代風貌。來自武警部隊最高學府——武警工程大學的張武寧就是其中一員。 

經過6個多月的訓練,經過層層篩選,張武寧光榮入選國慶閲兵領導指揮方隊。10月1日,他嚴格按照標準完成受閲全過程,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但卻是一輩子的榮光。 

時隔一個月,談起參加閲兵的經歷,張武寧依然激情飽滿,激動不已。今年42歲的張武寧,1995年12月入伍,是我市芝川鎮白家莊村人,畢業於武警昆明指揮學院,歷任排長、中隊長、教導員、副大隊長等職,現任武警工程大學研究生大隊政治委員,上校警銜。24年軍旅生涯,面對人生中第一次重大閲兵活動,在萬眾矚目中高喊口號,光榮的接受了檢閲。 

張武寧告訴記者,領導指揮方隊首次亮相閲兵場,展現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領導管理體制改革和聯合作戰體制改革後的嶄新面貌。為體現出“聯合”的主要特質,所有隊員從軍委機關、五大戰區、軍兵種部隊和武警部隊,按基本標準初選1200人,經過嚴格的基本標準複查、政治審查、心理素質考核和階段性訓練考核淘汰等,最終確定352人蔘加受閲。 

張武寧是幸運的,但這份幸運背後,飽含着無數的汗水。他説,閲兵訓練非常嚴格、嚴苛,每天早晨5:30起牀,晚上11:30結束,每天訓練11個小時。齊步、正步行進距離至少21公里,相當於半個馬拉松。行進步幅75釐米,誤差不超過2釐米,步數112步/分,行進3分鐘無誤差;閲兵式前後距離105釐米,分列式前後距離120釐米;齊步向前擺臂距離地面125釐米,向後擺臂距離地面98釐米;正步向前擺臂時小臂距離地面135釐米,踢腿時腳距離地面30釐米。每完成一個動作,教官都會線卡尺量,做到毫釐不差,分秒無誤。 

為走好天安門前短短的96米、128步,張武寧每天刻苦練、反覆練。每週日僅有的半天休息時間,他時常用來給自己“加餐”。為了雕刻動作,他在宿舍裏一遍又一遍壓腳尖、壓腳背,讓腿腳形成肌肉記憶。酷熱的盛夏,每天在太陽底下暴曬,再加上高強度訓練,時常早上一身汗、下午一身汗、晚上一身汗,衣服無時無刻不浸泡在“汗水”中,可他咬牙堅持。他説,他是武警工程大學唯一的幹部代表,要給學員們做好榜樣,讓他們有敢於直面困難的勇氣。 

能有幸參加新中國成立70週年大閲兵,接受習近平主席和全國人民的檢閲,張武寧説,他當時心情無比激動,感到無比自豪,他要把這一輩子的榮光,銘刻在今後的工作和生活中,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用更大的成績回報韓城人民的厚愛。 

好運氣的王晨

——記韓城籍閲兵士兵王晨

本報記者 和小博

10月1日上午,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當氣勢如虹的閲兵隊伍走過天安門的那一刻,他們就是全國人民心中的英雄。 

這次閲兵共編有59個方(梯)隊和聯合軍樂團,總規模約1.5萬人。20歲的王晨是國慶年號和國徽方隊的一員。一次受閲、一生光榮,他説作為一名曾經的軍人,一生能有一次受閲,是萬分榮耀的事。 

王晨家住我市金城辦薛曲村二組,18歲參軍,被分配到北京某部野戰軍。“我當兵兩年就能參加這次閲兵盛會,太幸運了!”他自豪地説。 

國慶年號和國徽方隊所需的2019名隊員是從他所在的旅選拔。從今年五月到七月,每天連隊一小測,每月教官一大測。從開始在小範圍合訓到最後一次在天安門前整體合訓,他記不清合訓過多少次,能記住的就是經常晚上接到通知,全體隊員連夜趕到合訓地點,吃點東西天就亮了,準備一下合訓就要開始。 

提起踢正步,他打開了“話匣子”,“我們要求‘三齊三功’,即帽線齊、手線齊、腳線齊和踢腿功、擺臂功、站立功,要求軍姿兩小時不動,正步200米、齊步1000米不亂。”簡單幾句話的背後則是無比艱辛。踢正步腳面必須與地面平行,離地必須25釐米。“為達到要求,我們就練習端腿(“踢腿”腳尖下壓,堅持一段時間換腳,練肌肉記憶),剛開始踢腿,一踢就是一晚上,每天至少喝掉7到8升水,剛開始訓練穿的訓練服透氣性差,衣服總是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很快就起了一身痱子,天天晚上回去必須塗痱子粉,後來換了訓練服才好些。”端腿高度達到了,還得有速度, 

為了練習出腿速度,隊員腿上綁5斤重的沙袋反覆練習。受訓隊員們每天高強度訓練10小時以上,皮鞋經常練壞。“每天訓練時間上午四個小時,下午四個小時,晚上四個小時,每個星期除週日休息外,所有人全身心投入訓練,腳磨出水泡就用帶着棉線的針戳破,讓棉線留在裏面,這樣恢復的快。”他嘿嘿一笑。“累是肯定的,但是想到全國14億人,只有1.5萬人能參加這次活動,我就是這1.5萬分之一,疲勞感頃刻煙消雲散。”  閲兵結束後,王晨選擇退伍回鄉。回到家裏的王晨沒閒着,在新城區執法局機動大隊上班的同時,還報考了西安交通工程學院。“希望自己多學點知識、漲點本事。” 

  “兩年的當兵生涯,我一直感覺自己運氣好。現在想想,其實是趕上了好時代,我要在這個好時代裏奮勇拼搏,不負青春、踏夢前行!”他説。 

丟掉半條命也要去閲兵

——記韓城籍閲兵士兵楊博

本報記者 趙姣

2018年9月,懷着對部隊生活的憧憬和嚮往,我市金城辦範村三組的楊博光榮參軍入伍。入伍的興奮勁剛過,就開始了緊張和艱苦的訓練。經過幾個月辛苦的訓練,他成功蜕變,成為一名合格的空降兵戰士。 

2019年3月6日,對楊博來説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他與全國選拔出的800多名戰士來到閲兵訓練場,邁出閲兵訓練的第一步。“閲兵訓練乏味枯燥,科目單一。每天幾個小時的軍姿站立一動不動;正步的訓練極其辛苦,每天無數次的砸地;一天2000餘次的踢腿,腳底腫得無法行走,腳上磨的泡上加泡……”回想起訓練場上的一幕幕,再多的汗水與痠痛都沒讓他畏懼,唯一擔心的是被淘汰。“當時的信念就是,哪怕把半條命丟在訓練場上,也要參加閲兵。” 

兩個月後,楊博憑藉嚴格的政治考核、過硬的軍事素質和思想狀態,從800人中脱穎而出,進入北京閲兵村,與全軍各大兵種的戰友一同接受更加嚴格艱苦的訓練。“北京的夏天尤其熱,每天訓練完身體非常難受。”但他從不叫苦叫累,在烈日下站軍姿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汗水滴在地面形成水圈,很快就被蒸發,他的臉也被太陽曬出兩種顏色。衣服幹了濕、濕了幹。體重下降30斤,鞋子踢壞5雙。二百多個日日夜夜,他不斷向自己的意志力、耐力和體力發起挑戰,不斷突破和超越自身極限。 

轉眼到了舉國歡慶的日子,三軍將士在裝點一新的長安街上整齊列陣威武雄壯。方隊中的楊博整裝待發,繃緊面部肌肉,讓自己露出最富有精氣神的表情,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閲。 

96米、128步、66秒是他們通過檢閲台的距離、步數和時間。行進時,踢腿高度30釐米,每一步75釐米、45度擺頭,每分鐘112步,這些數字牢牢記在楊博心中,走過天安門的那一刻,他呈現出最完美的姿態,向新中國成立70週年獻禮。 

遠在韓城的家人也為他能參加國慶閲兵感到非常自豪,一家老小和親朋好友圍坐在電視機前,瞪大雙眼,從一排排氣勢磅礴、整齊劃一的隊伍中尋找熟悉的面龐。“想要在幾秒鐘內從方陣中找到一個人是非常難的,雖然親友們沒在電視上看到我,當看到空軍方隊時,家人依然激動萬分。” 

一次受閲,一生榮光。一人受閲,全家光榮。七個月辛苦付出終圓閲兵夢。坐在返回駐地的車上,他的眼睛濕潤了,作為一名軍人,能接受祖國的檢閲,是他一生的榮耀。他説,他將帶着這份榮耀,弘揚閲兵精神,與戰友共鑄輝煌。 

難忘的1分02秒

——記韓城籍閲兵士兵賈哲剛

本報記者 劉豔

“沒想到退伍前還能參加閲兵,在天安門前的1分02秒,將成為我人生中最難忘的記憶。”10月4日,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閲兵國慶年號和國徽方隊的賈哲剛從北京返回韓城,正式從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退役,結束兩年零一個月的軍營生活。

來自新城辦相里堡村的賈哲剛,從小就對軍營充滿嚮往。2017年9月入伍後,賈哲剛勤學苦練、嚴以律己,以過硬的軍事素養和作風成為一名出色的迫擊炮手。 

今年3月,賈哲剛報名參加閲兵隊伍選拔,經歷嚴格的政治審查、心理素質調查和階段性訓練考核等,成功通過遴選。然而,在一次意外中賈哲剛受傷了,只能遺憾離場,但想參加閲兵的念頭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兩個月後,賈哲剛等來了新的機會,他所在的旅2019人全部應召參加閲兵儀式,作為羣眾代表,組成國慶年號和國徽方隊在天安門前受閲。得知這一消息的他非常激動,將喜悦分享給母親:“媽,我又能參加閲兵了。” 

為了圓滿完成閲兵任務,本該9月退伍的賈哲剛和戰友們選擇延遲退伍時間,他們覺得,受閲對於軍人來説是一件無上榮光的事,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千載難逢的機會。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雖然是羣眾方隊,但訓練強度和難度與其他方隊不差上下,早上8時開始訓練,齊步、正步、站軍姿……四個多月,幾乎每天重複同樣的動作。為達到幾近嚴苛的標準,賈哲剛和戰友除每天的固定訓練,還額外加練,圍繞步姿標準刻苦練習,幾乎每天行走26公里,保證以最飽滿的姿態、最完美的128步,走完天安門前的96米。 

近五個月的高壓訓練,賈哲剛幾乎變了個樣,在母親孟蕊琴眼裏,兒子“黑了、瘦了、穩重了”。看着賈哲剛在烈日下訓練曬得黑黢黢的臉,孟蕊琴既心疼又驕傲,“雖然娃不告訴我們軍營生活的苦和累,但做家長的怎會看不到孩子付出的努力和辛苦。”孟蕊琴告訴記者,參加天安門前受閲,不僅是對孩子兩年軍營生涯的考驗,也是孩子一次難得的成長機會。 

國慶當天,孟蕊琴喚着一家老小早早守在電視機前,希望從直播裏找到賈哲剛的畫面。“雖然沒在電視機前看到兒子,但聽到兒子在電話裏的分享,我們也跟着緊張、激動、驕傲。”孟蕊琴忍不住對兒子説:“賈哲剛,好樣的。” 

退伍後,賈哲剛回家待業,考慮着今後的人生規劃,並選擇心儀的學校即將入學。22歲的他,人生的路還很長,每每看到參閲獲得的紀念品時,賈哲剛忍不住咧嘴微笑,回想天安門前走過的1分02秒。他感慨,這份記憶,彌足珍貴;2019年,對他來説意義非凡。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